这话里透着很深的自信以及霸气,如果是别人这么说,或者云翼认识萧开天没有多久的话,一定会认为他是在吹牛,但现在,云翼只是微微地一笑。

最初的时候,也是只是指望着萧开天能够给自己解除元婴封锁,但到了现在,他清楚地知道,萧开天想要做的,对于修真界来说,可能是个遥不可及的事情。

这也是兜兜转转这么久了,他一直跟在萧开天身边的原因,修真界惊才绝艳的修士不是没有,但,他们和萧开天对比,最大的缺点是“安逸现状”。

而萧开天不是,自从踏入修真界开始,他所要走的路,注定难以被人理解,困难重重,而在云翼看来,这或许是修真界的未来和希望。

一个存在瓶颈的世界,最终的结果,只有随着星空的黯淡,文明也付之一炬,可能是很远的未来,但对于不死的修士而言,那就是近在眼前的事情。

时间对于他们而言,只是流逝而不具备任何的意义,这就是现在修真界最大的悲哀。

云翼当初选择和刘备决裂的一部分原因,也在于这里,他作为来自未来的现修,无法认可永远留在修真界称王称霸的结果。

现在,在他的眼前,萧开天横空出世了,云翼不清楚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但绝对是值得期待的。

修真历第210个未来年,随着萧开天“占领”晁氏界墟事件的发酵,给刚安静没有多久的自由国度,带来了新的刺激。

按照和萧开天的约定,晁正岩开始落实族人具体的去留,果然就有愿意套现离开的修士,其中就包括了晁正岩的独子晁不正。

“未来什么的,萧开天不过是个小势力,得罪这么多人,将来怎么死也不知道,犯不着绑在一条船上。”这是晁不正的言论。

晁正岩气得手脚直发抖,自己的这个儿子,终究是烂泥扶不上墙,但他说的也对,父子两人都窝在这里,到时候指不定被人一锅端了。

大美女泳装写真性感全集

一个个家族分支谈过去之后,很快晁正岩就将结果呈报给萧开天,果然如萧开天所料,一半以上的晁氏成员,选择了脱离。

萧开天并不在意这些人的去留,再完美的势力都存在被选择的可能,优异的修士具备谈条件的实力,何况自己这么个小势力。

萧开天将结果交给云翼和诸葛青鸾处理,及时将不愿意留下来的修士,遣散出去。

另一方面,自由国度联盟议会又再次热闹起来。

首先是以关子友为首的传统派,这群人是自由国度建国最初的骨干份子,贯彻的是自由国度的建国理念,也就是自由公平共存。

他们允许自由国度内,不同政治体制的出现,也允许城邦国家之间的纷争,通过整体的把控,达到巩固自己在联盟议会中的地位。

对于自由国度内部势力之间的合并,他们也采取审核后,觉得没有问题就默认的态度,比如龙旭国合并百武国。

龙旭国是商贸立国的国家,合并得再多,只要这个宗旨不改变,那就随便他们去折腾,关子友等人不反对。

但萧开天这次吞并晁氏界墟,这群人却异常警戒。

萧开天的势力以及所有的行动,具备扩展性和威胁性,原来窝在角落北境界墟,马马虎虎就算了,但现在钻了出来,那这个刺头必须要拔掉。

因此这批人要求全自由国度所有国家联合起来,针对萧开天进行抵制。

接下来就是近亲萧开天的势力,比如龙旭国、紫薇国,这些都是和萧开天有比较深入的技术绑定的国家,还有一些虽然还没有合作,但已经在频繁接触萧开天势力的国家,他们不希望萧开天出问题。

这类国家的特点是以商贸立国,军事力量都不是很强大,他们要保萧开天,并不是萧开天如何得好,而是他们分析过,一旦萧开天被议会“武力解决”,那未来探索的所有资源,肯定是被那些军事力量强大的国家掠夺走,没其他人什么事情。

与其如此,还不如拿些资源和萧开天置换技术资源,他们好歹也分上一杯羹。

再下来就是一些中立国家,其实就是墙头草,两边都不得罪,随便附和举牌,发表发表不关痛痒的言论,和稀泥打马虎。

修真界由于修士个体的特殊性,以及星空的广大等,导致每个国家的法律都很繁杂,到了不同政体组成的自由国度联盟法律,那几乎就是一套四库全书,各种规定律法无奇不有,有的甚至多少还有点矛盾。

这也是上一次萧开天调查会,议会拿萧开天没有办法的原因,怎么弄,都能从法律条款里面找出解释的东西来。

于是乎联盟议会这段时间,天天打的就是口水战,修士们有神识扫描刻录,记住这么一套法典不是问题,各个都是王牌律师,说起来唾沫飞溅,有理有据。

萧开天本次的行动,同样说有罪也行,按萧开天自己的说辞是救人反击、征讨流寇也成立,总之就看你怎么判定。

但慢慢地赞同抵制萧开天的国家,逐渐多了起来,修真界归根到底有个默认的原则,那就是能用武力合法占有的东西,绝对不用资源置换。

干掉萧开天,他的东西就是大家了,什么时空定位、什么超远距离实时通信,还有魂灵机甲,大家都想要。

就在联盟议会忙七忙八差不多快得出结论的时候,萧开天那边的记者招待会发布了,这次是面向全修真界的招待会。

助手把播放招待会画面的水晶球递给关子友的时候,后者不经意地挑了挑眉头,这个萧开天,又搞什么幺蛾子。

接过来一看,顿时心里一沉,画面里出现的是一排坐着的修士,正中间的两个人关子友都认识,是萧开天和晁正岩。

水晶球内的晁正岩满面春风,正交头接耳和萧开天聊着什么,看画面,这两人之间说是有仇恨,那是谁也不相信的。

关子友皱着眉头抽出一根烟点了,水晶球内萧开天左侧的一人站了起来,是负责招待会流程的司仪,他笑着握着话筒:“诸位,请安静,时间到了。”

“那么,接下来本次以北境晁氏大联合为主旨的记者招待会,现在开始。”

xs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