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寒连忙安慰马宝驹道:“还好那帮袍哥不知道你的真实身份,要是他们知道你是军统局的人,那两个杀手一定提前对你下手的。”

马宝驹也有些心有余悸的点点头,又有些不甘心的说道:“回想起来,还是我怪自己过于大意,我寻思在重庆城除了我那个老乡,就没有认识的人,也没有和人有什么过节。哪里会想到竟然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林寒也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说道:“从那天对方两次出手袭击我的情况来,对方反扑的力量非常强悍,那两个荤菜刨锅中的杀手,调查出来他们的来历没有?”

马宝驹说道:“通过对那帮袍哥的审问,这帮人都是一些争强斗狠的浑人,身份都是力夫、车夫之类的下力人。他们都承认那两个杀手都是由他们堂口领头幺哥带来的,以前并不认识。而那个幺哥在西医诊所出事之后,人就消失了。没有人知道他的去向。”

林寒冷笑一声说道:“从这件事情就可以出,这次刺杀行动幕后指使者的安排还是很缜密的。”

“林主任说得对,我也是这样认为的,当行动出现意外的时候,他们立刻进行了切割,知情者部消失不见,剩下的那一帮苦哈哈,什么也不知道?”

马宝驹无奈的摇着头,随即又说道:“现在来,那个被抓获的杀手,才是我们唯一的突破口。只是目前这家伙还不是很配合。”

林寒端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放松了一下身体,靠在沙发靠背上,说道:“这也过了好几天了,这家伙应该康复的不错了吧?”

“是的,虽然行动仍然不方便,但是他人已经完清醒过来,于大队长已经把他从医院转移回局里的临时守所,由医院按时派护士过来治疗和换药。”

马宝驹一边说着,一边从身上掏出一个大红色的信封,递给了林寒,说道:“林主任,这是一封请柬,是市警察局徐局长让他我转交给你的。”

“徐大哥给我的请柬,样子是有什么喜事?”林寒自言自语的说着,从马宝驹手中接过信封,顺手打开了一眼,才笑着说:“原来下周日正好是徐大哥的生日,他要办寿宴。好啊!宝驹,到时我们一起去祝贺。”

马宝驹听林寒这么一说,心中还是有些激动,连忙点头说道:“好的,林主任,我听您的安排。”

甜美的清纯宅女色妹子

他心中暗自寻思:没想到林主任这么年轻,竟然能和市公安局长称兄道弟,可以得出来,他们的关系确实非同一般。

马宝驹在市警察局审讯那帮袍哥的时候,曹运福曾经带着他去见过一次徐中来。

当徐中来从曹运福的口中知道他是林寒的下属,而且林寒对他颇为倚重时,对马宝驹非常客气,甚至还请他吃了一顿午餐,让马宝驹多少有些感到受宠若惊。

当然他自己心里也很明白,这一切部都是因为林寒的面子。

马宝驹又问道:“林主任,下一步我们准备怎么做?”

于是,林寒就把那一天做好的任务分工计划,给他详细的说了一遍。

林寒随即又说道:“宝驹,现在办事处设立了社会调查股,其实是专门为你设立的,一是解决你的待遇问题;二是有个身份,以后你到兄弟单位办事时也更方便一些。”

马宝驹由衷的对林寒说道:“谢谢林主任的关心,我知道了。”

林寒了马宝驹一眼,笑着说道:“马驹,你可能误会了,你手下的人员,按照军事委员会的编制,只有两人。不过张处长已经明确告诉我,不用去考虑那个编制的限制,需要多少人,完由你自己来决定,根据你的需要配置就好了。”

马宝驹有些激动的点了点头,他知道林寒对他说这些,不仅体现了对他的绝对信任,而且给予他极大的自主权限。

在整军统局拥有这样大的权限,不说他这个新提拔的小股长,也不用说他新提升为科长的老上司柳文绍没有这么大的权限,就算是军统局本部机关的的科长中,也没有几个人有这么大的权限。

马宝驹毫不迟疑的对林寒说道:“林主任,根据你的分工,我觉得现在不需要什么人手,就算有人,他们也帮不上什么忙,我一个人先配合您进行调查就可以了。”

林寒点了点头说道:“你今天先安顿过来,明天我们抽时间去一趟局机关,我要亲自审问那个杀手,一定要从他口中得到我们想要的情报。”

马宝驹连忙点头答应道:“遵命,林主任。”

林寒突然对他笑着说道:“宝驹,以后我们两个单独相处的时候,你不用叫我主任,叫我小林就可以了。”

马宝驹连忙摇头说道:“林主任,那怎么可以呢?规矩还是要的。”

林寒着他一脸认真的样子,只好无奈地摇了摇头说:“好吧,随你的便吧!”

◇◇◇

这时,办公室门外响起了敲门声,随即就听到陈安妮喊报告的声音。

林寒立即叫道:“请进!”

陈安妮快步走了进来,了在座的马宝驹一眼,有些欲言又止的叫了一声:“林主任。”却没有继续说话。

马宝驹当然是个明白的,连忙站了起来对林寒说道:“林主任,那我先去办公室了,还有什么事情?请吩咐!”

林寒略微沉吟了一下,笑着对他说道:“宝驹,这样也好,你去军情股见见汤池州和胡成祥吧,反正你们也认识,多聊聊,有事我再叫你。”

马宝驹站直了身体,给林寒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然后对陈安妮微笑着点了点头,就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林寒着马宝驹关掉了办公室的门,才着陈安妮问道:“安妮,有什么事吗?”

陈安妮点了点头,然后走到他的面前,对他报告道:“主任,我刚才接到了王慧娴打来的一个电话,她约我晚上在沙坪坝见面,根据我们在电话里的暗语,她应该是有新情报要汇报。”

林寒连忙对她一挥手,让她坐在沙发上继续说。

陈安妮立即坐了下来,然后继续说道:“主任,王慧娴在电话中多次强调了‘见面’这两个字,但是我并不明白她的话外之音。”

林寒略微沉思了一下,突然笑着说道:“我明白了,应该是对方联系的那些所谓的文物买家,在我们守株待兔的策略之下,终于沉不住气,想要和我们接触了。”

《穿越陪都之谍战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