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小谢在传递情报过程中出现了意外,林寒认为小谢不宜继续在“精工自行车行”工作,对方一定会对他进行全城通缉。

为了小谢的安全,林寒让秦校长通过关系,在林寒住所楼下的小杂货铺里隐蔽起来,其这里本来是秦校长这个潜伏小组的安全屋,杂货铺的老板姓胡,附近的居民都称他老胡,他也是秦校长的人,代号“老虎”。

自从上次那家商贸公司被破坏,两名潜伏人员殉国之后,秦校长在市区可用之人只有“老虎”和小谢可用,处理有些事情显得力不从心。

小谢在这里当伙计,但是无需过多抛头露面,主要的任务就是接听特别电话。

甄珍此刻打过来的电话就是特别电话,因此,小谢没有敢怠慢,立刻上楼把林寒叫下来接电话。

在那个年代,普通市民家里是很少有电话的,在上海这样的大城市的居民区,往往在杂货铺设有公共电话,叫人接听电话也是一门生意,也不会引人注目。

林寒听到小谢的声音就知道这个电话一定是甄珍打来的,所以也没有耽搁,客气的对小谢道了谢,还给你他消费,然后就下楼去接了电话。

甄珍在电话里给他详细的汇报了今天整个晚宴的过程。特别提及余成龙撮合秋莲与熊本初的事情。

“珍姐,这件事情很有可能是余成龙故意布下的圈套,其目的就是找到我。你和秋莲一定要小心,另外熊本初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人物,你转告秋莲与他交往一定要小心,千万不能在他的面前提及与我的关系。”林寒特别叮嘱道。

“好的,难道他与你有什么过节?”甄珍在电话那头小心的问道。

“是的,在他的心中对我应该是非常怨恨的,因为我不仅让他丢掉了工作,还让他损失了一大笔钱。这件事情说来话就长了,以后有机会我再给你详细解释。”

“木老师,我最担心的是那个熊本初以后纠缠秋莲,我又不可能随时都在她的身边,这如何是好?”

七里香少女雨后清新唯美空灵写真图片

“珍姐,让秋莲尽可能的拒绝他的邀请,容我再想办法。”

然后林寒又问甄珍对同熊本初一起的那个杜先生有什么看法。

“木老师,那个人感觉话不多,很沉稳,但是我感觉那天他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杜老板的身上,让人感觉有些捉摸不透,我认为他是一个比余科长更有城府的人。”

林寒很惊讶甄珍对杜贵成的判断,这还只是她第一次与杜贵成见面。

“好,珍姐,你说得不错,这个人更加老谋深算,今天既然余成龙带他一起来,并介绍给你们认识,不排除他还会有下一步的动作,比本人也要小心。”

“好的,你放心好了,我可不是秋莲,不是那么轻易上当的。”

林寒听到这话也笑了起来,他又叮嘱了几句,两人就挂断了电话。

◇◇◇

林寒掀开门帘走出里屋,看到老胡一个人站在柜台里,正在和一个买东西的人说着什么。这个人是一个年轻人,很陌生,而小谢也没有在这里出现。

他心中一动,看来这个顾客有问题,就笑着对老胡说起话来。

“胡老板,我看了一下你的库存的课本,内容都有些过时,估计现在也没有学校用得上了,还是早点处理了吧!”

老胡一脸懊悔的对林寒说道:“谢谢您啊!木老师,我也有些着急,那批课本当是是一个朋友介绍的进的货,说课本要涨价,卖出去可以赚点钱,我一时昏了头就进过来,结果一直没有销路,一直放到现在。”然后他又问道:“木老师,你看那批课本还能派上什么用场?”

林寒摇了摇头说的:“胡老板,刚才我仔细都查看过了这些课本,都是以前印刷,现在时局变化这么大,没有哪间正式的学校可以再拿她来授课的,我看只有两个办法。”

“什么办法,请木老师指点!”老胡连忙问道,那个买东西的年轻人好像也颇有兴趣的看着林寒。

“其实这办法也很简单,要么你当废旧纸张处理掉,要么你就干脆把它捐给一些孤儿院、乡下的私塾什么的,还能发挥一点作用。”林寒淡定的说道。

胡老板愣了一下,有些无奈的摇摇头,“这笔买卖看来上亏定了,当废旧纸张处理确实有些可惜,还不如听木先生的把它捐出去,还算做点好事,积点德!”

林寒点点头道:“是啊!胡老板,这样也是做善事,令人赞赏啊!其他也没有什么事了,那我就回去了。”

胡老板赶紧说道:“好的,木老师,真是麻烦你了,你早些休息吧!”

林寒点点头,也对那个陌生的年轻人笑了一下,就离开了杂货铺。

那个年轻人买了一盒香烟和一包桃酥饼,一边付钱一边问道:“老板,这木老师就住在这里吧?”

老胡点了点头说道:“是啊,先生有什么事情吗?”

那个年轻人摇了摇头说道:“没事,我就随便问问,不知道老板这里还需要人手吗?”

老胡苦笑了一下,说道:“如今世道这么乱,今天不是街上有人被杀了,明天就是仓库突然着火了,照这样下去,我这杂货铺估计也开不下去了,哪里还敢招人啊!”

那个年轻人还理解的点了点头,说道:“是啊!本来这世道就不太平,偏偏又有许多捣乱分子,大家的生活就更难了!”说着拿着香烟和桃酥就走出了杂货铺。

老胡看到这个年轻人的背影走出了杂货铺,心中还在想他刚才说的那话是什么意思?然后他看了看墙上的钟,时间也不早了,就起身关门。

当他关好杂货店的门回到里屋,突然看到小谢从后门走了进来。

老胡赶紧问道:“怎么样了,刚才那个年轻人是什么来头?”

小谢端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白开水,才说道:“这个年轻人在附近溜达了一圈,然后就走了,也没有表现出来对这所公益的特别兴趣,我看到在外面的大街上还有一个他的同伙,两人凑在一起,然后嘻嘻哈哈的就走了。我远远的跟了他们一段,看他们进了一家小酒馆,应该是去喝酒了。”

老胡点点头说道:“小谢,这个人一看就是个探子,以后你要小心些,尽量不要出门。”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