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报卖报,王师大捷!”

“卖报,天启二十四年十二月,美洲督师孙传庭率王师与印第安义军,于波哥大大破西贼。西贼美洲主力一朝尽丧,王师抵定南美!”

“卖报,我大明特种兵团神兵天降,奇袭波哥大,一战定乾坤!”

“卖报,我军狙击手弹无虚发,于万军之中取西班牙王储之首级!”

大明天启二十五年四月(1643),美洲大胜的消息传回国内,朱由栋让张世泽指挥六大报集中宣传后。整个大明国内,顿时群情激昂。前两年因为欧洲联军入侵中南半岛,给大明百姓造成的那一点点心理压力,至此彻底消散得无影无踪。

你看,我大明就是天下无敌啊!些许西夷,或许能跳梁一时。但只要我大明认真起来,反手就是各种耳光打得对方啪啪响啊。

随同这份胜利的消息一起回来的,还有孙传庭、朱慈燚以及,克伦威尔。

1642年12月10日,克伦威尔在接到孙传庭的劝降信后,非常干脆的做出了抉择:在当天晚上,他就让他的盎格鲁萨克森亲信给孙传庭送来了西军在西巴特防线的详细布防图。孙传庭以此为依据,集中重兵攻击对方防线里师与师之间的结合部……在明军的进攻过程中,克伦威尔的指挥显得异常的笨拙甚至是昏庸,兵力调配上总是慢明军几拍……然后,西巴特防线在12日就被彻底攻破了。

不过,到底菲利普一直视美洲殖民地为西班牙的禁脔,所以他派到美洲的部队,除了少数由在美洲出生的白人、印欧混血以及黑奴组成的部队外。其他的都是纯粹的卡斯蒂师。因此,虽然防线崩溃,但是这些师的师长们还是拼尽全力抢救剩余的部队……总之,这一场波哥大战役,西班牙一方21万人参战,累计阵亡七万余人,被俘近八万。最终跟随拉伊蒙多逃到麦德林的,有大约六万余人——表面上看起来这是四个师的兵力,但实际上,除了先前被拉伊蒙多领着打前锋的两个师外,剩下的三万多人,根本就没能留下什么装备。

“皇上,美洲的战事大体就是如此。经过波哥大战役,西贼的新格拉纳达总督区已经全部为我大明所有。而在南美洲东南一侧的拉普拉塔总督区,已经完全失去了防守能力。臣回国之前,已经派了张献忠率领一支部队重返潘帕斯草原,那里的局势,当可传檄而定。

此外,西贼的残余部队在得到敌军海军的接应后,已经退守到巴拿马城。那里是南美与北美链接处最为狭窄的部分。西贼占据险要,又有海军之助。加上那里距离基多实在是太远,我军的陆上后勤无法保障十万以上大军前行。故而一时之间,我军主力倒也无法全师北上。不过臣回国前已经让李自成提兵去取了马拉开波和加拉加斯,然后在这两个地方修建港口和船舶维修厂……只要我们的海军能够拿到加勒比海的制海权,则我陆军突破巴拿马,进入北美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甚好,这七年多的时间,伯雅在南美辛苦了。朕已经跟内阁打过招呼了,你这次回来,侯爵的爵位已经给你安排好了。至于新的职司,等你休息一段时间后朕再跟你商量。现在,朕的贵妃已经在后院摆下家宴,你的家人都会出席。去看看你的家人,以及你那尚未蒙面的外孙吧。”

美女回到民国时美轮美奂

“是,臣多谢皇上厚恩。”

作为文武双优的大臣,绝对不能在一个远离大明中央的地方独掌一面太久——真要这么做了,是对国家,对这名大臣极大的不负责任。所以,美洲,主要是南美的局面彻底定下来后,孙传庭就心急火燎的朝着本土跑。而朱由栋也顺理成章的撤下了孙传庭美洲督师的职务——这是聪明的君臣之间,心照不宣的事情。

不光是孙传庭,便是李自成、张献忠这些在南美待了十多年的将领,现在也必须要收回来了。只不过目前大明的枢密院还在寻找接替这两位的人选,加之目前南美新定,不能一下子把所有指挥官全都给换掉。所以,李、张二人,还能在南美再逍遥一段时间。

在孙传庭退下后,朱由栋笑眯眯的朝着一个肥头大耳,脸上两颗大肉痣的英国男人打了个招呼:“how are you?mr well?”

“哦,赞美上帝,没想到陛下您的英语居然是如此的熟练?”

嗯,朕也不想的。但谁让朕穿越前为了学位证不得已过了六级。参加工作后又遇到一个喜欢用英语交班的科主任呢?不过,幸好当年念书早,朕还是一口标准的牛津腔英语。比起后面的孩子们学的莫名其妙的美式英语,可要高档多了。

不过说起来,17世纪的时候,即便是在历史本位面,英语也是莫得排面的语种。而在这个位面,随着西班牙的一家独大和其在全欧强力推行拉丁语,英语的地位更是前所未有的低。所以,在远离英伦三岛的北京,能够听到如此纯正的牛津腔。由不得克伦威尔不激动啊。

“陛下,您可以叫我奥列弗。感谢您的仁慈,允许我以战俘的名义来到北京。”

是的,这位克伦威尔,虽说在美洲夜夜做新郎,私生子一大把。但是为了在英伦本土的妻子和孩子的安全。他还是对孙传庭的劝降建议作了修改:公开投降就算了,我不想我老婆孩子被杀掉。我帮着你们打赢这场战役,然后以战俘的身份去北京为中国皇帝陛下服务吧。

这就是又要享受投降的好处,又不肯背负投降带来的副作用了。在这一点上,他比起当初在东南亚克拉地峡被俘的瓦伦斯坦差远了:公爵阁下被俘后,一言不发,安安静静的在战俘营里带了近半年。直到家里拿了五千枚金币的赎金前来捞人……

而这位克伦威尔嘛,回去是不可能回去的了:正如孙传庭所言,他要是回去,最终就是成为替罪羊,然后被刀笔小吏玩弄。

但他不回去,为了家里人的安全,又不能公开投降。所以,也只能用战俘的身份为朱由栋效力了。

这种选择,非常克伦威尔。

在历史本位面,这位已经是事实上的英国独裁者了,下面一大群的人也拥戴他直接做国王。但他一方面顾惜自己的身后名,不肯做王。一方面又舍不得自己的独裁权力,对建立民主宪政各种抵制。然后就以“护国主“这种奇葩头衔,维持自己的独裁统治直到自己生命的终结。

这就是一个做事情私心重,但又顾惜名声的伪君子的典型。后世很多英伦三岛的政治家身上,都能看到他的影子。

“奥列弗,你的顾虑朕已经完全清楚了。这样,我私下授予你中将的俸禄和津贴,在职司上,你去朕的枢密院,直接对朕的两位枢密使负责。接受他们的咨询,向他们介绍欧洲军队的详细情况。另外,考虑到你从美洲带了一大群妾室和孩子,你在美洲的庄园又全都被充了公,这经济负担不是一般的重。所以朕再赐一个皇庄给你作为你经济上的补贴。”

“感谢您的仁慈与慷慨,陛下。我必将竭诚为您服务。”

“去吧,好好做。会有那么一天,你会成为你祖国的救世主的。”

克伦威尔退下后,朱由栋终于把目光转向了自己的长子,朱慈燚。

“很好,吾儿在美洲真的做得很不错。”

“能得父皇肯定,儿臣满心欢喜。”

“朕有几件事情需要征求你的意见。这第一呢,就是美洲的镇守人选。”

“在回答父皇这个问题之前,儿臣想先问一下父皇,未来美洲对于我大明的定位是什么?是由我大明操控下的藩属国,还是将来我朱家宗室的封地?”

“都要有吧。给印第安人几个国家,我们自己的亲戚,也要派一些去那里做王。说起来,朕的那个远房亲戚朱盛淼,和那个印第安女王都有几个孩子了?”

“三男两女。三个男孩最大的十五岁,最小的七岁。两个女孩,大的十三岁,小的十岁。”

“可真能生啊。这样,先把秘鲁总督区和格拉纳达总督区合并,成立大印加王国,继续让这个蒂雅做女王。然后把这个三个男孩子分别任命为秘鲁、哥伦比亚、委内瑞拉三个都督区的都督,为以后肢解这个大印加王国做好准备。然后,让朱盛淼把他的长女许配给你的三弟慈炎。朕封慈炎为定王,以后让他以拉普拉塔总督区为基础建国。”

“潘帕斯草原那块地方可是真的好,慈炎将来可享福了。不过父皇,这同姓不婚?”

“扯淡。从血缘上讲,朕与朱盛淼,早就出了五服了。再说了,他朱盛淼不过一个面首,有啥资格让他的儿女姓朱?这怎么扯得上同姓不婚呢?”

“噗嗤~”实在没忍住笑了一下后,朱慈燚道:“是,儿臣明白了。不过父皇,这事起码得是十年之后了吧?”

“当然,现在我们在南美的吃相不能太难看。这时候我们只要美洲的金银和各种资源,在名头上不用在意太多。绝不能让印第安人产生一种赶走一个侵略者,又来一个侵略者的心理。等我们彻底打垮了西班牙人,到时候再来切割美洲,那就没有什么关系了。不过现在嘛,先把这门亲事定下,把那位公主接到大明来,让她接受我大明的文化和教育。”

“儿臣明白了。父皇放心,最近这些年,儿臣在南美一直努力推行汉语。整个印第安军队,现在都是用汉语发号施令。说起来,那么多印第安部族,彼此之间语言不通,他们这样的一群人要建立一个统一的国家。要么西班牙语,要么汉语,否则这国家是无法维持的。而现在,很明显,他们只能选择汉语做其官方语言。”

“嗯,这方面你一直做得很好,为父非常欣慰。接下来,就是美洲守将的人选。这个人的任务很重啊,毕竟,他去了之后要迅速熟悉情况,牢牢的掌握住部队。因为,朕等他熟悉了情况后,也要尽快的把李自成张献忠这些家伙给调回来。如此一来,美洲军的高层,等于是集体换血了。慈燚,你可有好的人选推荐给为父?”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