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另外一场半决赛也在如期开始了,而此时的张卫正在和球员们去马德里的大巴上面,他们是在大巴上观看的比赛。

鲁伊科斯塔和他们一起观看的比赛,不过在比赛中张卫一直都是沉默看球的,他竟然连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很沉默的听着其他人对于这场比赛的看法。

这一场比赛中西班牙打得很是精彩,他们完以我为主的方式来对阵瑞士。瑞士还是很不错的,他们的整体打法对于西班牙也很有威胁,可偏偏他们的对手是西班牙,这是一支既有整体又有超级球星存在的队伍,他们的配合也是令人大开眼界的,至少和西班牙国家队的打法基本上如出一辙。

这种比赛看上去非常精彩,但实际上对于张卫来说却并没有实际上的价值,因为张卫看这种比赛完是以一个球迷的角度去观看的,所以他也给不出什么更精彩的点评,和身边的鲁伊科斯塔等人能够一针见血的看出双方的问题相比,他真的是个菜鸟而已,所以整场比赛之中他完是以沉默对待的。

不过他的这种反应还是让人觉得高深莫测,所以对于张卫更是有种说不出来的佩服,毕竟这种人还是很难见到的。

这场比赛中西班牙人还是一直都占据着场上的主动,瑞士其实并没有什么办法,对方的控球实在太高了,足球总在对方的脚下移动,瑞士人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上半场马塔就凭借一个进球让西班牙人领先进入下半场,他的进球方式也是和西班牙国家队一样,几乎是把足球传到对方球门之内的,这也让瑞士一点办法也没有。

鲁伊科斯塔看到这个进球的时候也有点低沉了,他幽幽的说了一句“西班牙人还是用这样的方式来进攻,他们在场上的控球率实在惊人,要是我们遇到这样的对手,该怎么破掉他们的中场运作才是最关键的一步。”

索恩轻轻摇头“要是决赛我们遇到西班牙,那么我们就真的会很头疼了。老板,你怎么想的?”

张卫哼了一声,并没有直接回答,他的脑子里面也在快速的盘算着该怎么应对,但是说实话,世界杯上那么多世界级名帅都拿他们一点办法也没有,自己又能想出什么好主意呢?他还是只能指望自己的系统,不过他同时也有种很不好的预感,现在的西班牙有点太强了,别看这是一支青年队,队中也有不少星级球员了,要是再来一次星级对决,自己所有的道具卡片都不能使用的话,那么自己可就真的惨了。

下半场比赛的态势也还是一个样子,瑞士面对这样的球队还是一点办法也没有,他们只能在对方的攻势之下苦苦支撑,但那也并非长久之计,大家都明白瑞士失球是早晚的事情。

果然在第六十七分钟刚刚上场的特略就再次撕开了瑞士的防线,不过他在禁区之内并没有着急射门,而是再次传球到了另外一边,由前锋阿德里安将足球送进网中,比分也被改写成了二比零。

可爱软妹馋宝宝私房洁白公主裙清纯写真

张卫看到这进球之后,不由长叹了一声“比赛已经结束了,再看也没有用了,我们的对手只能是西班牙了。”

对于这个看法,大家都是认同的,可是大家都想知道的是张卫该怎么应对接下来的比赛呢?

“老板,你怎么看决赛呢?”

“西班牙人有着致命的问题,不过能看出问题和能解决问题是两码事,我现在还没有想到办法,所以暂时不说,等我想到了解决的办法咱们在讨论,好在我们还有时间,毕竟还要决出第三名,我们的时间还是很充足的。”说完张卫就走到前面自己的座位上,闭着眼神睡去了。

那场比赛最终的结果也就是二比零,西班牙人顺利杀入决赛,成为了葡萄牙人的对手,而他们两队也都进入了奥运会的正赛,张卫其实已经完成了葡萄牙足协的任务,但问题是张卫并没有完成系统的任务,他必须夺冠才行,而现在面对这么一支西班牙,又该怎么打败他们呢?

张卫直接进入了系统,开始查看自己手里的存货,这些东西已经看了无数遍了,但是张卫还是忍不住再检查一遍,看看自己是不是漏掉了什么东西。缪斯女神的帷幔、黏黏卡,护腿板、星光令牌这些东西都在放在仓库里面,还有十次抽奖机会和三个碎片,不过这些东西到底有什么用处呢?要是再来一场星光对决,那自己有再多的卡片也没有什么价值呀。

张卫想着这些心里有点烦躁,于是随手打开了视频,他也没想过会不会有比赛视频,所以只是随意的看看而已,果然视频是没有任何反应的,淘汰赛没有视频看来是不能更改的了,但是张卫同时也接受到了另外一个信息“请宿主注意,所有淘汰赛的决赛自动进入决赛规则,决赛规则高于一切。决赛中不管遇到什么情况,所有道具卡片都可以正常使用。”

哎呀,这可是好事啊。

张卫的眼睛终于瞪起来了,他可算是听到了一个好消息,决赛规则,这可真是一个好规则啊,所有的卡片道具都可以使用,这就意味着自己不需要再考虑别的事了。

这个时候自己手里还有十个抽奖机会,要是不用还等待何时呢?于是他毫不犹豫开始抽奖。

第一个张卫根本就没有注意,他和这个系统打了很久的交道,就从来也没有过一次上来就能得到什么好东西的时候,所以完没有在意,但谁知道黑色的光芒一闪之后,张卫就看到了自己的面前出现了一张黑色的卡片。

“史诗级失误卡片,使用该卡片的时候,不管是什么队员都会出现史诗级失误,成功率百分之百,并且会造成该球员心理上永久性伤害,使用者道德减二。”

我的老天爷,还有这么好的东西?道德是个什么?我还有那种东西呢?这一刻张卫不禁笑了起来。